近兩年來,我國融資租賃行業正步入轉型調整期。一方面,監管持續趨嚴;另一方面,債市違約也給一些租賃企業的經營發展蒙上了“陰影”。

總體而言,租賃行業高質量發展的轉型之路行之不易。從近期一些租賃公司召開的上半年工作會議中也可見一斑。有多家公司在年中會議上提到了“應對風險挑戰”“強化合規經營”等字眼。業內人士認為,面對監管政策和外部市場環境的變化,租賃企業需針對監管主動做到適應性調整;同時,下大工夫提升內部的風險防控能力和資產管理能力,搭建完善的風險管理體系,以應對可能出現的各類風險問題。

債務違約頻發訴訟案件增多

去年以來,上市公司頻頻暴雷引發了不少債務違約事件,業內一些租賃公司也因此踩雷。零壹財經統計顯示,2018年,共有117只債券違約,違約總額達1152.01億元,而這其中就有30家暴雷企業(9成為上市公司)發生融資租賃逾期,超百家租賃公司牽涉其中。

需注意的是,近年來,進入訴訟的融資租賃糾紛案件也呈逐年增長態勢。“企業違約率攀升,導致承租人欠付租金是引發糾紛最常見的原因。”有業內人士坦言,出租人即融資租賃公司作為原告提起訴訟,訴請承租人支付租金、逾期利息、違約金等租賃費用的案件占絕大多數。由此可見,當前融資租賃主要經營風險仍在于承租人的信用違約。

最高人民法院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1月末,全國受理的融資租賃糾紛一審案件已近3萬余件。而以融資租賃企業數量及業務規模居全國前列的上海市為例,每年進入訴訟的融資租賃糾紛案件也在增多。上海市高院日前公布的數據顯示,2014年到2018年,上海市法院共受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審案件超過1.6萬件。

業內人士表示,一些租賃公司的單個項目合同金額較大,一旦出現問題,將對公司自身產生重大后果。而去年以來,出現多家融資租賃公司同時踩雷,除了受到外部經濟環境的影響之外,也暴露出了租賃公司業務集中度較高的問題。

實際上,在過去較長一段時間,我國融資租賃業客戶偏好、業務品種單一等問題較為突出,盈利模式也較為單一,因此,在出現違約風險時,以時間換空間的可能性就受到壓縮,進而造成了風險敞口集中出現。

完善內控體系妥善應對風險

可以看到,隨著外部環境的變化,粗放式、同質化的發展已然不能適應企業自身穩健經營的需要,面對市場痛點,租賃企業須進一步完善內部風險管理,向專業化、差異化方向轉型。

“租賃公司應樹立全面風險管理理念,發揮出自身資源稟賦優勢,打造差異化的風險收益平衡能力。”中國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