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在融資租賃行業的直租交易中,部分出租人通過引入簽署回購合同的交易模式,為融資租賃交易提供增信。一般通過租賃物的賣方(租賃物的制造商/銷售代理商)與出租人簽署回購合同,約定在承租人不能按照融資租賃合同的約定支付租金,或承租人逾期支付租金且擔保人未按照擔保合同的約定償付租金時,由賣方對租賃物進行回購。隨著上述回購合同模式在融資租賃行業的廣泛運用,近年來也出現了一些售后回租交易,引入非租賃物的原始賣方(以下簡稱“第三方”)與出租人簽署回購合同,約定承租人或擔保人違約時,由第三方對租賃物進行回購的交易結構。隨著上述交易形態的不斷增量,因回購合同引發的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也逐步呈現為融資租賃訴訟案件中的常見形態。本文將厘清回購合同的法律效力,總結司法實踐中關于回購合同效力認定方面的審判觀點,并綜合人民法院對回購合同的審理意見,對回購合同起草注意事項進行分析,以期為出租人設計回購交易結構、應對回購合同引發的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提供參考與借鑒。
一、回購合同的法律效力
從民事法律關系角度分析,回購合同往往包括了租賃物所有權轉移,及融資租賃本金、租息、其他款項的債務承擔兩方面的內容。回購合同涉及的權利義務,與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司法解釋規定的有名合同相比較存在明顯差異之處,因此回購合同屬于一種特殊的民事法律關系。《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四條規定:“本法分則或者其他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的合同,適用本法總則的規定,并可以參照本法分則或者其他法律最相類似的規定。”由于融資租賃合同兼具了融資與融物的雙重屬性,基于融資租賃合同產生的回購合同,一般也具有買賣合同及擔保合同的雙重屬性。因此,關于回購合同的法律效力認定問題,一般需要結合回購合同本身的約定,并參考買賣合同及擔保合同的相關規定,進行綜合分析。如果融資租賃交易中存在租賃物虛假、不存在等情形導致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無法成立的,則基于租賃物買回交易目的簽署的回購合同,也可能被認定為無效或僅含有擔保屬性,從而影響出租人的權利主張。此外,考慮到出租人與賣方、第三方關于回購合同產生的爭議一般最終通過訴訟/仲裁方式解決,司法實踐層面認定回購合同效力的主要觀點也顯得尤為重要。

需要說明的是,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4日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金融審判工作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法發[2017]22號文”)認為:“依法認定新類型擔保的法律效力,拓寬中小微企業的融資擔保方式。豐富和拓展

[1] [2] [3] [4] [5] [6]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