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以多渠道、多品種為主優化融資結構,

在充分保證流動性安全的前提下,努力降低融資成本

金融租賃經營滿三年,即由初創的新公司轉入成熟的常規性機構,融資渠道和可運用的融資工具更加廣闊,即由單一的銀行同業借款(及短期同業拆借),擴大到發行金融債與綠色金融債;資產證券化(及類ABS);上市募集資本,發行次級資本券及可轉債;充分運用銀行保理、境外負債(包括離岸人民幣);資產轉讓也是可資運用的盤活(變現)存量資產的方式;大型金租公司及大型租賃項目還可利用保險資金及其他基金,等等。只有可運用的融資渠道、融資工具越多,金租公司才能搭建更豐富的融資結構,合理把控保障流動性安全與降低資金成本之間的平衡關系。

流動性風險永遠是金融租賃經營的首要風險。近期兩個方面的負面影響必須高度重視、密集跟蹤監測、提前預案、留足余地。一是受包商銀行(被接管)事件影響,銀行同業業務收緊,包括中小銀行、金融租賃公司在內,同業融資規模大降,成本巨升(一年期負債成本上升60-100BP),如果由此延伸到系統整治中小銀行過快發展主要依賴于同業負債支撐的問題,未來一段時期金租公司同業借款,銀行間資產收益權轉讓(類ABS)的規模難以寬松,對于期限錯配,短借長用嚴重的金租機構而言,可能面臨到期負債周轉困難,同時資金成本也難以把握等問題。二是由于整治政府過度負債,收窄政府平臺公司融資渠道,帶來部分地區政信類(平臺)租賃項目的租金逾期,金租機構的泛不良(及不良率)有上升趨勢,也將帶來銀行授信收緊,用信趨嚴,金租公司融資成本面臨上揚壓力。

因此我們特別強調,金租公司資金來源端高質量發展的可行路徑是“一個突破三個提升”,首先,在資本市場直接融資取得突破,包括上市、次級資本債、可轉換債、金融債、資產證券化等,即通過資本市場提升長期資金來源占比,進一步降低資金期限錯配程度。在取得突破之后,還需要長期堅持,把來自資本市場的長期資金占比提高到理想的狀態,我們建議來自資本市場的長期資金占到金租資金總來源的1/3。其次,提升全國性銀行(包括六大國有銀行和12家股份制銀行)資金來源的占比,改善資金可獲得性與穩定性。理想的狀態是全國性銀行資金占到金租資金總來源的40-50%。其三,將靈活的中小(城市)銀行的資金控制在一定比例之內,通常控制在1/4左右為宜(另一方面必須以更多的授信機構和更大的授信額作保障)。其四,打通本地農商銀行、省市縣農信社的資金渠道,以此作為中小銀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