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事情往往毫無征兆,平常到沒有漣漪。正如巴黎圣母院卡西莫多每天的鐘聲,不會不同凡響,也不會天生異象,甚至早就成為了機械記憶,讓人昏昏欲睡。

把平靜撕裂,在子夜閃光。這,就是黑天鵝。毫無疑問,最近的奔馳車事件,就是一次。

事件中,金融服務費一度站上風口浪尖。以此為鏡,來看融資租賃行業的服務費或手續費等。它們往往是企業綜合收益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可以當期確認收入,沒有傳統對價合同義務。一旦產生爭議,承租人交又不甘心,要又要不回,容易感覺吃了啞巴虧。

感覺,是個很奇妙的東西。像一種能量,總會找到發泄口。

閑言碎語不多講,看下這次事件對融資租賃服務費的啟示。

服務費合規問題

一、奔馳事件的借鑒

奔馳事件中,從媒體披露的監管部門表態來看,關于金融服務費用,主要有以下合規口徑:

一是金融服務屬于特許經營,不得隨意借用。監管部門要求汽車金融公司“明確要求經銷商不得以為汽車金融公司提供金融服務的名義收取費用”。其中的措辭,請自行體會。

二是費用要收的清楚明白。“汽車金融公司在提供服務時收取費用應當嚴格遵守國家法律、法規、規章和有關監管規定,遵循公開、公平、誠實、信用的原則,應在各類相關營業場所醒目位置、公司官網等公示收費項目和標準,主動接受社會監督。”

從根本上體現兩個原則:一是金融行業的特性;二是保護消費者或交易對手的自主選擇權、知情權等。

二、關于服務費的合規依據

由于各方面原因,服務費合規性問題,在金融租賃公司更為突出。梳理目前規定來看:

一是尚方寶劍。根據《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規定的業務范圍,金租公司可以提供“經濟咨詢”。進一步說,提供經濟咨詢服務并收取費用,不存在是非問題,只存在如何規范的問題。

二是關于“不規范收費”的各種規定

1.市場監管總局的規定適用范圍有一定周延性。2018年5月,市場監管總局印發《關于開展全國涉企收費專項檢查的通知》,該通知明確四條重點檢查內容,其中“(四)融資過程相關收費。要重點查處商業銀行利用貸款強勢地位捆綁強制收費,只收費不服務少服務,將信貸業務中開展的盡職調查、貸款發放、支付管理、貸后管理等應盡的工作內容轉變為收費項目,將商業銀行自身應承擔的費用轉嫁企業承擔,以及未執行收費減免優惠政策等行為。”雖然重點指向商業銀行,但從“融資過程相關收費”提法的周延性上看,這個筐挺大。

2.2018年1月,《中國銀監會關于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通知》中被整治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