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近幾年來,承租人破產案件頻發,而幾乎每一個大的破產案件,都有租賃公司債權人。一旦承租人進入破產程序,租賃公司的債權和物權能否獲得充分的保障是租賃公司關心的問題。在這一背景下,本所選取大約十個典型案例進行深入分析,以期能給廣大租賃同仁一點啟示。本篇是第一篇,以后每周推送一篇,敬請期待~

承租人破產時,租賃物已被承租人擅自處分對出租人取回權的影響

前言

融資租賃交易中,承租人未經過出租人的允許將租賃物抵押,后法院通過拍賣程序將租賃物拍賣,第三人依據善意取得制度取得租賃物所有權,出租人能否再取回租賃物的所有權?筆者結合本案進行簡要分析,以期對租賃公司起到積極的借鑒意義。

大新銀行有限公司、湖南凌華印務有限責任公司普通破產債權確認糾紛案
上訴人(一審原告):大新銀行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新銀行”)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湖南凌華印務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凌華公司”)

案件的基本事實

2012年9月27日,大新銀行作為出租人與香港凌華印務公司作為承租人以兩臺海德堡速霸對開雙色膠印機(型號均為SM102-2-P,機身編號分別為550476、550477)作為租賃物簽訂了《租賃合同》。同日,凌華公司為香港凌華印務公司的融資租賃行為向大新銀行出具了《擔保和彌償書》,承諾為香港凌華印務公司在《租賃合同》項下債務承擔連帶擔保責任。大新銀行依約將租賃物出租給香港凌華印務公司,香港凌華印務公司將租賃物轉交給凌華公司使用,香港凌華印務公司與凌華公司(擔保人暨使用人)共同向大新銀行出具了關于租賃物交接的《確認書》。

2013年3月19日,凌華公司隱瞞大新銀行系設備實際所有權人的事實,在向案外人長沙縣恒裕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小貸公司”)借款時用租賃物作為抵押擔保,并辦理了抵押登記。在無法償還借款,釀成糾紛后,小貸公司向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長沙中院”)提起訴訟,長沙中院作出(2014)長中民二初字第00780號民事判決書確認了小貸公司的抵押權。2016年10月10日,長沙中院作出(2015)長中民執字第00462-4號執行裁定書,將租賃物以405萬元的價款拍賣給競買人——案外人陳某,陳某通過執行拍賣程序取得了租賃物的所有權。后大新銀行提出了執行異議,但長沙中院以抵押權優先以及陳某系善意取得為由駁回了大新銀行的執行異議。

2017年2月,凌華公司進入破產程序后,大新銀行申報了租賃物取回權和租金債權,但是凌華公司的破產管理人對大新銀行的租賃物取回權不予

[1] [2] [3] [4] [5]  下一頁